当前位置:

紫杉醇治疗乳腺癌是最优选择?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12
摘要:摘要:一项3期随机试验,与175mg/m2的紫杉醇相比,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以260mg/m2的剂量,每三周一次给予患者,与更高的反应率和进展慢相关,但紫杉醇的血液学毒性较低,而外周神经病变增加。在转移
摘要:一项3期随机试验,与175mg/m2的紫杉醇相比,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以260mg/m2的剂量,每三周一次给予患者,与更高的反应率和进展慢相关,但紫杉醇的血液学毒性较低,而外周神经病变增加。

  在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方面,最近出现的一个治疗情况是“旧事重拾”——一种老药物紫杉醇。医脉通整理如下:

  CALGB40502/NCCTGN063H(Alliance)试验结果在201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首次报道,《临床肿瘤学杂志》6月8日在线发表显示,与一种新药伊沙匹隆(Ixempra,施贵宝公司)相比,晚期乳腺癌患者应用每周一次紫杉醇,有较好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

  在试验的第三个小组中,紫杉醇和一种新药在PFS方面的疗效是一样的,这种新药是一种水溶性更强的、纳米粒子alubimun结合型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而普通紫杉醇毒性更低。

  三个小组的所有患者在试验首次治疗开始时,也给予贝伐珠单抗(Avastin,Genentech公司)。

  “这两种新药与总体毒性增加,疗效差,疾病相关症状缓解降低具有相关性,”HopeS.Rugo(California大学HelenDiller综合癌症中心)带领的研究团队写到。

  研究人员对试验结果有点吃惊。因为早期研究表明,当前研究的两种药物无论是哪一种,尤其是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与标准一周一次紫杉醇相比,可能更加有效。“在这种情况下,一周一次紫杉醇仍是优先的姑息性化疗方法。”

  三思而后行

  除了临床结果外,本项研究的另一个重要教训是,第一印象是会骗人的。某些肿瘤学家在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的一手证据获得之前,就将新药物纳入临床实践。Rugo医生和同事们写道,“我们的试验充分证明,前瞻性试验对于确认II期报告的重要性。此外,这些结果提醒临床医生在纳入新药物时要谨慎,尤其是那些较为昂贵,潜在毒性更高的药物,同时支持协作组以评估更好和更便宜的治疗方式。”

  KathyDMiller(Indiana大学肿瘤学家)是该项研究的成员,认为乳腺癌治疗是疗效和毒性之间的“一种微妙的平衡”,这项研究提供了一条重要提醒。“首先,临床前数据不能充分模拟患者寻找的那种微妙的平衡。小鼠不抱怨疲劳和神经病变,但这两种病都受限于患者。其次,2期试验刚刚开始。”Miller医生解释,以前比较紫杉醇和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疗效的2期随机试验为指导CALGB40502提供了理由,但其他就没什么了。2期临床试验是容易出现错误和局限性的。

  微管蛋白抑制剂

  试验的治疗原理是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与紫杉醇一样,不需要被传递到KolliphorEL溶剂中)和伊沙匹隆都是通过结合β-微管蛋白来抑制癌细胞复制。

  一项3期随机试验,与175mg/m2的紫杉醇相比,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以260mg/m2的剂量,每三周一次给予患者,与更高的反应率和进展慢相关,但紫杉醇的血液学毒性较低,而外周神经病变增加。

  Rugo和同事们注意到,对于紫杉烷抵抗的转移性乳腺癌来说,与单药卡培他滨相比,伊沙匹隆与卡培他滨联合已经表现出更好的疗效,并且可以作为单药治疗对多种药物抵抗的疾病。

  在CALGB40502研究中,783例晚期乳腺癌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接受每周一次贝伐珠单抗,一个周期4周内共3次,采用90mg/m2紫杉醇(A组)、150mg/m2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B组)或16mg/m2伊沙匹隆。A组在第一次中期分析是因无效而停下来,B组在第二次中期分析时因为同样的原因也停下来。

  在继续随访所有患者之后,紫杉醇的中位PFS是11个月,伊沙匹隆的中位PFS是7.4个月,这符合了研究无效标准(伊沙匹隆的风险比[HR]1.59;P<0.001)。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中位PFS是9.3个月,这显然不符合预先设定优越性标准(HR=1.20;P=0.054)。

  与紫杉醇相比,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与更多的血液学和非血液学毒性显著相关,包括周围神经病变(P<0.001)。与紫杉醇相比,伊沙匹隆具有显著较低的血液学毒性(P=0.0037),但表现出更高的非血液学毒趋势不显著。

  这项研究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资助。Rugo医生已经收到担任基因组卫生管理局议长的酬金。Miller医生声称没有相关的财务关系。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手术治疗胰腺癌效果怎么样 相关的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