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盘点:乳腺癌最新检测技术和治疗靶点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4-11
摘要:摘要:乳腺癌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是提高疗效的关键。多数患者自己无意中发现乳腺肿块来医院就诊,少数患者通过定期体检或筛查被发现乳腺肿物或可疑病变。近期的研究在乳腺癌的诊断技术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乳腺
摘要:乳腺癌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是提高疗效的关键。多数患者自己无意中发现乳腺肿块来医院就诊,少数患者通过定期体检或筛查被发现乳腺肿物或可疑病变。近期的研究在乳腺癌的诊断技术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乳腺癌是中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每年新发数量和死亡数量分别占全世界的12.2%和9.6%。近期发表在各大期刊上关于乳腺癌的文章很多,下面小编为大家盘点一下乳腺癌最新的检测技术和治疗靶点等方面的进展。小编相信只有共同推进预防和治疗,人类才能在与癌症的这场战争中获得胜利。

  乳腺癌是危害妇女健康的主要恶性肿瘤,全球乳腺癌发病率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一直呈上升趋势,美国8名妇女一生中就会有1人患乳腺癌。乳腺癌是中国女性发病率最高的癌症,每年中国乳腺癌新发数量和死亡数量分别占全世界的12.2%和9.6%。

  乳腺癌的病因尚未完全清楚,近年来,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纷纷致力于从遗传、环境、生活习惯以及基因等角度解释乳腺癌的发病机制,同时也在不断努力开发更准确、更快速的诊断技术以及更高效的治疗药物。近期发表在各大期刊上关于乳腺癌的文章很多,下面就让小编为大家盘点一下乳腺癌最新的检测技术和治疗靶点等方面的进展吧。

  乳腺癌最新致癌基因

  众所周知,女性的BRCA1和BRCA2基因发生突变,会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这两种基因分别于1991和1993年被发现,之后人们就再也没有发现其它与乳腺癌有关的基因突变。

  近日,发表在《新英格兰杂志》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发现了可致乳腺癌的第三种基因——PALB2,它位于人体第16号常染色体上。PALB2基因突变可导致女性年长者患乳腺癌风险增加,携带该突变基因的70岁女性患乳腺癌的几率为35%,也就是说3个人中就有1个会是乳腺癌患者。

  目前,制药公司正在针对BRCA1/2基因突变者研制DNA修复酶抑制剂,阿斯利康的一款新药olaparib目前正在临床试验中,研究者说,这种药物同样对PALB2基因突变者也有效。

  事实上,大多数乳腺癌研究聚焦的研究对象是具有欧洲血统的女性。此前,发表在《自然遗传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们通过对超过22000位患有乳腺癌的东亚女性进行研究,找到了3种基因——ARRDC3、PRC1和ZC3H11A的DNA序列变化。ARRDC3和PRC1突变分别与乳腺癌生长和乳腺癌患者存活率有关联,而ZC3H11A在乳腺癌中的作用仍未知。

  乳腺癌最新检测技术

  乳腺癌的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是提高疗效的关键。多数患者自己无意中发现乳腺肿块来医院就诊,少数患者通过定期体检或筛查被发现乳腺肿物或可疑病变。近期的研究在乳腺癌的诊断技术方面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乳腺摄影术:发表在《Radi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乳腺摄影术(Mammography)检测有助于年老女性诊断发现早期乳腺癌,降低了其发展为难以治疗的癌症晚期的风险。在癌症早期检测出乳腺癌对老年人特别重要,因为她们无法承受用于晚期癌症治疗的化疗。研究人员指出,乳腺摄影术假阳性率相关的潜在风险是权衡这种检测方法的重要参考,这种检测费用不高,每年检测一次并不会增加医疗负担。

  数位化乳房断层合成技术:发表在《AmecicanJournalofRoentgen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对59,000例患者进行筛查,结果发现,与二维数字化乳腺X线摄影相比,用数位化乳房断层合成技术进行乳房摄影筛检,能得到较高的癌症检出率,不但从总体上看能增加乳腺癌的检出率,同时能增加浸润性乳腺癌的检出率。

  三维乳腺成像技术: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用来自13个中心的数据开展了一项研究,旨在确定乳腺造影结合体层合成是否会改善乳腺癌筛检计划的结果。研究发现,在超过17万例的检查中,在数字化乳腺造影中添加体层合成这一三维乳腺成像技术与病人被召回进行另外的成像检查的比例下降及癌症检测率的增加有关。

  血液测试可检测乳腺癌:研究人员不仅改进和开发了新的设备和技术,在血液检测上也有了重大突破。据法国《观点报》6月30日报道,英国研究发现,一个简单的血液测试可预先10年发现是否患有乳腺癌。发表在《GenomeMedicine》杂志上的这项研究中,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了由于BRCA1基因突变而易患乳腺癌女性中的血液表观遗传标记,可以预测患乳腺癌的可能性。相同的表观遗传标记被发现在没有BRCA1基因突变女性的血液中,使其成为妇女患癌症的一个潜在的早期指标。

  乳腺癌治疗新靶点

  不管是发病机理的研究,还是诊断技术和设备的开发,最终都会回归到治疗这一环节。近期的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了多个新的乳腺癌治疗靶点,这将为不同的患者可以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案奠定科学依据。

  STAT3:8月19日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美国西北大学的两名科学家采用强大的计算和生物信息学技术检测了两种癌症亚型的基因表达模式,鉴别出了与基底细胞样乳腺癌密切相关的一种生物标记物。基底细胞样乳腺癌是一种高度侵袭性的癌症,其对许多类型的化疗耐药。这一称作为STAT3的生物标记物,为开发出新的疗法来治疗这种往往致命的癌症提供了一个极好的靶点。

  RORγ:7月1日发表在《MolecularEndocrin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昆士兰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型的乳腺癌靶向疗法。研究中鉴别出了一种名为RORγ的蛋白质,该蛋白是一种成药蛋白,也就是说其是一种很好的药物靶点。目前研究者们正在检测一种靶向作用蛋白质RORγ的药物,来评估其是否适合的药物可以有效降低肿瘤的生长并且有效控制癌症扩散。

  整合素αvβ6:另一项7月发表在《JournaloftheNationalCancerInstitute》杂志上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超过2000名患者乳腺癌样本,结果发现正常乳腺组织没有整合素αvβ6,而在40%的HER2阳性患者肿瘤中发现了高水平的整合素αvβ6。研究结果揭示了整合素αvβ6在帮助乳腺癌细胞生长和扩散的基础性作用,精确定位了这个分子可作为治疗最积极类型乳腺癌的一个可行的新靶标。

  AF1和AF2:约三分之二的乳腺癌是由结合到雌激素和孕激素的受体驱动,当激素结合到肿瘤细胞中这些受体,它们发送信号驱动癌细胞生长。孕激素受体有两个激活域AF1和AF2,通常情况下,二者对受体的充分活化都是需要的。6月5日在线发表在《Structur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科学家使用氢氘交换技术,精确定位AF2如何与AF1沟通,提供了这两个功能域之间相互作用的首个证据。这一发现是特别重要,因为有时当AF2某些突变被剔除时,但受体依然采用AF1功能域驱动癌症。

  PD-L1:5月15日发表在《ClinicalCancerResearch》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耶鲁大学癌症中心研究人员利用一种新的分子分析工具RNAScope,准确地检测出针对早期乳腺癌的免疫治疗的一个重要靶标的水平——PD-L1。PD-L1是在抑制免疫应答中起重要作用的蛋白,并在癌症中允许肿瘤逃避免疫攻击。该研究证明,约60%的早期乳腺癌有PD-L1表达,这些癌症患者体内也有大量的肿瘤浸润淋巴细胞。高水平肿瘤浸润性淋巴细胞和PD-L1预示患者能更好地存活,这暗示两者对免疫系统具有有益的作用。。

  Fas:3月13日发表在《TheJournalofBiologicalChemistr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第二军医大学的科研人员采用原位异种移植乳腺癌小鼠模型,发现乳腺癌细胞中的Fas信号能够通过增强癌症相关的炎症,促进乳腺癌的发展;在乳腺癌细胞或肿瘤组织中阻断Fas信号,能够显著降低原发肿瘤的生长,抑制肿瘤的转移,延长荷瘤小鼠的存活期。此外,临床数据也表明,Fas在人乳腺癌组织中的高度表达,与乳腺癌患者较差的预后有显著联系。研究结果表明,阻断Fas信号触发的癌症相关炎症,可能是治疗乳腺癌的一种有用的方法。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手术治疗胰腺癌效果怎么样 相关的文章推荐